日志样式

谁来陪瑞幸再扛三五年?

常喝咖啡的人都知道,每杯咖啡都有泡沫,只是多少不同而已。

创造中概股最快上市速度的瑞幸咖啡(股票代码:LK,以下简称瑞幸),正陷入吹起互联网咖啡泡沫的质疑,资本市场也似乎信心不足。瑞幸上市 4 天后便破发,截至 5 月 24 日收盘,瑞幸股价仍低于 17 美元的发行价。

成立不到两年就亏损上市,计划继续大规模扩张。在一片唱衰声之下,创始人钱治亚称补贴还要坚持三到五年,问题是,瑞幸真打算扛这么久吗?

为什么瑞幸不受待见?

美国东部时间 5 月 22 日,瑞幸登陆纳斯达克的第四个交易日,在硬挺三个交易日后被打回原形,开盘十余分钟便跌至 16.79 美元,不得不面对破发的宿命,随后继续一路下跌,最终收盘于 14.75 美元,暴跌 14.9%,与其上市首日最高 52.7% 的涨幅形成鲜明对照。

一个正式营业不到两年的中国咖啡品牌,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瑞幸创造了中国概念股自创立到上市的最快纪录。

按照传统思维,大家都应该为瑞幸感到骄傲才是,即便是割韭菜,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也成功割到了国外。但网友们却不买账,无论这家公司暴涨前还是暴跌后,质疑声一直都在。

瑞幸不招人待见,并不完全因为羡慕妒忌恨,更深层的原因是外界对其代表的投机模式的不认同。

过去一年,瑞幸共卖出了 9000 万杯咖啡,截至今年 3 月底,门店总数已达 2370 家,在国内仅次于星巴克。一系列光鲜的数字已成瑞幸对外炫耀的利器,但这些都是资本助推下疯狂烧钱营销的结果。

成立伊始,瑞幸就采取高举高打的策略,邀请汤唯、张震出任品牌代言人,除了大规模的广告投放、网点扩张外,瑞幸还首次将互联网公司常用的高额补贴引入咖啡零售领域," 买二赠一、买五赠五 " 促销方案与 "2.8 折 "、"5 折 " 等大尺度优惠券满天飞。

疯狂烧钱确实帮助瑞幸在极短时间内收获了大量用户,这也直接导致瑞幸一直处于严重流血状态。2018 年,瑞幸营收 8.41 亿元,净亏损却高达 16.19 亿元,几乎为营收的两倍,相当于每卖出一杯咖啡就亏掉 18 块钱。

研究表明,靠大幅度补贴获得的客户粘性并不高,远低于其他营销手段吸引到的顾客。业界普遍认为,瑞幸一旦停止补贴,销量就会呈断崖式下滑,陷入有补贴有销量、无补贴无销量的尴尬境地。

更重要的是,瑞幸打的算盘依然是:通过烧钱获得垄断地位、再提高售价收割用户,该营销策略本来就有不正当竞争嫌疑,存在被监管方叫停的可能。

令产业界愤怒的是,如果这条路被证明在实体零售领域也行得通,今后各行业都可能出现携巨额资本闯入的 " 野蛮人 ",复制这一模式," 颠覆 " 当前格局,这不仅是对所有认真经营实业的企业家的伤害,也将可能让消费者面对更多的滴滴。

此外,创业不到两年、处于严重亏损状态的瑞幸,一上市市值就超过 60 亿美元,几乎相当于经营近半个世纪的星巴克的十分之一,后者 2018 财年营业额、净利润分别为 247 亿美元、3.15 亿美元,在全球 78 个国家和地区拥有 29000 家门店与 35 万名员工,这也极大地冲击了人们的认知。

投资机构年底就可离场

吊诡的是,与公众质疑颇多不同,在创投圈,瑞幸成立以来一直都是 " 香饽饽 "。从 2018 年 1 月开始试运行到上市前,瑞幸一年内拿到了四轮融资,总额达 5.5 亿美元。

除了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外,在其他的每一轮融资中,瑞幸均获得了亿元级别美元注入。2018 年 7 月,这家刚刚成立半年有余的咖啡零售品牌宣布完成 2 亿美元 A 轮融资,投后估值达 10 亿美元,大钲资本、愉悦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君联资本等一众明星机构参与本次融资。

到了去年底,小蓝杯再次宣布完成 2 亿美元的 B 轮融资,估值飙升至 22 亿美元。IPO 前一个月,瑞幸咖啡又完成了 1.5 亿美元的 B+ 轮融资,仅美国规模最大的上市投资管理集团贝莱德(BlackRock)所管理的私募基金就投了 1.25 亿美元。

从 A 轮融资投后估值 10 亿美元,到 B+ 轮融资完成后 29 亿美元的投后估值,瑞幸不到一年时间估值就飙升 190%。

在瑞幸上市以前,外界高呼看不懂各大投资机构的逻辑,纷纷质疑这家公司迅速膨胀的估值,因为他们不了解背后的门道。

网络流传的商业计划书显示,在融资过程中,瑞幸毫不讳言资本退出的快速性,明确表示该公司将在 2019 年登陆资本市场,现在看来,他们确实干得不错。今年上半年就成功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这意味着现在与瑞幸捆绑在一起的投资机构,最早在 11 月 17 日即可实施套现离场的计划。

在 IPO 首日,瑞幸市值最高曾突破 60 亿美元,这意味着 A 轮投资者的账面回报率逾 600%。

经过此******跌后,瑞幸市值几乎从巅峰腰斩,30 多亿美元确实已经直逼上一轮融资时的投后估值,但目前所有投资者仍都处于浮盈状态,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分别持有瑞幸股份的 10.03%、5.69%,最新市值高达 3.61 亿美元、2.05 亿美元,二者合计已超过瑞幸总投资额。

换句话说,只要瑞幸管理层能够想方设法将自身的股价在 180 天的锁定期满后仍能维持在当前水平,或者在当前市值的基础上再跌掉一半,不少机构投资者有望获得一笔非常可观的收益。考虑到投资期限最长不到两年,这样的项目打着灯笼也难以找到。

当然,管理团队同样是大赢家,用投资者的钱烧了十几个月,不仅拿到了高薪,更有大量的股价,仅瑞幸咖啡董事局主席陆振耀、CEO 钱治亚目前所持股价的市值,已分别达到 9.28 亿美元、5.98 亿美元。

创业者与资本方用极短的时间,造就出了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瑞幸还能补贴 5 年?

在瑞幸 IPO 敲钟后,钱治亚曾公开表示," 亏损符合预期,通过补贴快速获取客户是我们的既定战略。" 她还放言," 我们会持续补贴,坚持三年到五年 "," 可以明确的说,我们会坚持快速的扩张,目前不考虑盈利 "。

问题是,钱治亚哪来的底气认为瑞幸还可以坚持 3-5 年?

根据招股书,通过此次 IPO,瑞幸一共融到 5.61 亿美元,扣除承销商费用后,实际融资额为 5.3 亿美元。

钱治亚原计划在 IPO 后 30 天内以 17 美元发行价向承销商额外配售 495 万股 ADS,遗憾的是,瑞幸如今已严重破发,寄希望于其他投资者仍然以远高于公开市场的价格大规模购买瑞幸的股票不太现实,因此,钱治亚利用 IPO 募集到的资金很可能将止步于 5.3 亿美元。

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瑞幸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 11.59 亿元,加上 IPO 募集到的资金,同时扣去近两个月烧掉的部分,瑞幸目前实际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不超过 48 亿元,再刨去近一年内需支付的租金、装修、贷款、设备采购等短期债务 8.12 亿元,钱治亚实际可动用资金为 40 亿元。

招股书显示,成立 18 个月的瑞幸累计亏损高达 22.27 亿元,平均月亏 1.23 亿元。今年初,钱治亚曾表示,瑞幸新一年计划新增 2500 家门店,相当于再造一个瑞幸,年底门店数量突破 4500 家。

随着门店规模的扩大,瑞幸亏损将会大幅增长。

根据招股书,瑞幸今年前三个月运营成本为 10.06 亿元,较上年同增长 628%,净亏损 5.51 亿元,是去年同期的 4.2 倍,未来平均月亏损金额突破 2 亿元已是大概率事件。这样算下来,钱治亚手上的钱大概只能维持 20 个月左右,距离她计划的再烧 3-5 年要差上一大截。

在此期间,瑞幸要想再次从资本市场融资恐怕不会像以前那么顺利了,优信、蔚来就是榜样,你如何说服投资者不断把真金白银投入一个无底洞?

一旦资金链断裂,瑞幸的梦想可能就会遭遇打击。不过,也许是我们多虑了。

来源:无冕财经 沈浪